带儿子去看前夫,3岁儿子半夜突然指着衣柜大叫:妈,快躲起来啊

?

15694983384723.jpg

?

炎热的夏夜,没有一丝风,只有电风扇隆隆作响的转动声让我心理上感觉到有丝丝的凉意。我和丈夫离婚3个月了,3个月来,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丈夫,回味着我们一路走过的点点滴滴,想着,想着,我不争气的泪水潸然而下……

15694983396395.jpg

「妈妈,我梦见爸爸了,他说,他说不要我了,不要我们两个了,呜……」3岁的儿子突然从睡梦中惊醒,我转过身来,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轻拍着儿子的後背,小声道:「你是爸爸的小宝贝,他怎麽可能不要你呢?明天我就带你去看爸爸,乖,睡觉觉……」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儿子沉沉睡去,可我却辗转难眠,丈夫到底怎麽了?他脑子到底出了什麽问题?一直深爱自己和儿子的他,为什麽突然提出离婚,而且那麽决绝,那麽无情到离婚3个月,连儿子都不来看一眼?我想不明白,真的百思不得其解。

15694983404195.jpg

第二天,我带着儿子四处打听,终於知道了前夫的住处,当我们敲开廉租房的房门时,一个胡子拉渣,蓬头垢面的男人打开了房门:「诗雅?」男人一眼就认出了我,而我却盯着他看了许久,才认出他正是我的丈夫——曾经风靡校园,「梦想」乐队的主唱:林文聪。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林文聪耷拉着脑袋,不敢与我对视,他言语冷漠道:「你,你带儿子来做什麽?我们已经离婚了,请你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!」

「儿子想你!」望着颓废的他,我双眼红肿,差点哭出声来:「林文聪,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主唱吗?还是当年那个心怀梦想的男人吗?你到底怎麽了?你到底有什麽事瞒着我?」

林文聪站在房门前,双唇翕动,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,他突然牵着儿子的手,把他抱了进去。

15694983402196.jpg

房间里很乱,弥漫着一股中药味,我一边收拾房间,一边轻声问道:「文聪,你得了什麽病?怎麽这麽重的中药味?」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「我不要你管!咱们已经离婚了,请你别再管我!行不行啊!」林文聪突然咆哮了起来,吓得才3岁的儿子脸色惨白,战战兢兢,躲到我身後。

「好,我不管你,可你得管儿子吧?」我停下手里的动作,拚命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:「儿子才3岁啊,你别吓着他了,他想你,他经常问起,爸爸呢?爸爸哪里去了?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啊!」

林文聪蹲在地上,不断捶打着自己的脑袋,泪水泫然而下……

我们一家人吃过晚饭,看了会儿电视,我一个人在外面沙发上睡,前夫林文聪抱着儿子在里屋房间睡,他们两父子3个月没见面了,我得给他们一个独处的空间。

15694983418445.jpg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睡到半夜,我突然被儿子的啼哭声惊醒,他一边推嚷我,一边哭泣道:「妈妈,爸爸疯了,手舞足蹈,吓死人了,咱们快躲起来啊,快躲起来啊!」

「梓阳,你不是跟爸爸睡在一起吗?他怎麽了?」我大惊失色:「你爸哪里去了?咱们躲起来干嘛?」

儿子脸色发白,他紧紧躲进我的怀里,指着里屋一个大衣柜大叫:「爸爸,爸爸躲进衣柜里了,他刚才躺在床上手舞足蹈,吓死我了,过了会儿,他就躲进衣柜里不出来……」

「啊?」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完全懵了,我抱着儿子,走进里屋,一把拉开木门大衣柜,只见林文聪哆哆嗦嗦地缩在衣柜里,满头大汗,嘴角带着白沫,一脸的泪水,他看了看我,大吼道:「带梓阳走啊,现在就走,我们再没一点关系,以後再也别来找我了,求求你,诗雅,再也别来了啊!」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我拿起手机,拨通了急救电话,我心里知道,他病了,而且病的不轻!

15694983412897.jpg

医生告诉我,我丈夫这种症状叫:羊癫疯,治疗费用大概10多万,3年不复发的话,才能痊癒,治癒成功率不是很高,你丈夫年纪轻,如果配合治疗,加上内外环境的因素,应该可以痊癒!

365bet账号被封此刻的我终於明白了,丈夫3个月前决绝地要跟我离婚,是担心拖累我,拖累这个家啊!我望着病床上虚弱的丈夫,泪如雨下:「文聪,你傻吗?你以为死就可以逃避现实,逃避妻儿了吗?你还是个男人吗?咱们是穷,是没钱,但再苦再累,再穷再没钱,咱们有一颗珍爱对方的心,咱们还年轻啊!钱可以赚,生命却不可以复得,再说了,你还有个才3岁的儿子,你真狠得下心吗?」

广告-请继续往下阅读

林文聪紧紧握住我的手,泪水潸然而下:「诗雅,我错了,我本想一死了之,可却下不了决心,梓阳还小,你也还年轻,我,我真的不想拖累你们,我,我对不起你们,对不起你们啊,呜……」

15694983421920.jpg

「文聪,就算把房子卖了,去贷款,我都会医治好你,医生说了,你还年轻,这个病,只要你意志坚定,配合治疗,是可以痊癒的,你要相信我,要相信医生,文聪,我一天是你的妻子,一辈子都是你的妻子,请你以後再也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了好吗?」

林文聪把头紧紧埋进我的怀里,哭得像个孩子